西藏随想(一)·格桑花开

或许这篇文章理应作为《西藏随想》系列篇章的最后一篇,所叙之事也理应是回忆西藏之行的美好、对重返神圣之地的期望,最后升华为对所有人的祝福,一如盛开在高原上的美丽格桑花的寓意。只是起笔时,我从南迦巴瓦峰山脚下的直白村采摘回来栽种在花盆里的格桑花,开花了,便愈多了份情感在里面。

或许这篇文章理应作为《西藏随想》系列篇章的最后一篇,所叙之事也理应是回忆西藏之行的美好、对重返神圣之地的期望,最后升华为对所有人的祝福,一如盛开在高原上的美丽格桑花的寓意。只是起笔时,我从南迦巴瓦峰山脚下的直白村采摘回来栽种在花盆里的格桑花,开花了,便愈多了份情感在里面。

图片 1

格桑花又称格桑梅朵,在藏语中,“格桑”是“美好时光”或“幸福”的意思,“梅朵”是花的意思,所以格桑花也叫幸福花。格桑花具体为何种植物一直存在争议,如今大多数影视、杂志上认为“波斯菊”即为格桑花。有鉴于此,我所栽种亦为波斯菊。

图片 2

忘记了第一次听闻格桑花时的情景,小学时代的某篇课文中、电台的某个节目中,亦或者某位歌手唱过的某首歌中,隐约记得“幸福”一词的寓意,幻想过与她第一次谋面时的场景与心情。

格桑花又称格桑梅朵,在藏语中,“格桑”是“美好时光”或“幸福”的意思,“梅朵”是花的意思,所以格桑花也叫幸福花。格桑花具体为何种植物一直存在争议,如今大多数影视、杂志上认为“波斯菊”即为格桑花。有鉴于此,我所栽种亦为波斯菊。

梦里梦外,那都是一朵朵摄人心魄的花,所能想到的,大致如此。

图片 3

直到那天,有了偶然或必然的相遇。

忘记了第一次听闻格桑花时的情景,小学时代的某篇课文中、电台的某个节目中,亦或者某位歌手唱过的某首歌中,隐约记得“幸福”一词的寓意,幻想过与她第一次谋面时的场景与心情。

北京西开往拉萨的绿皮车奔波了40个小时,铁路两侧的牛羊逐渐多了起来,门楼插着国旗的藏族人家多了起来,车厢里的人收拾起扑克牌、停止了讲话,窗外的巍峨山峰、蓝天白云和漫步牛羊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亦或者那藏地泥土的气息早已透过缝隙飘进了车厢。

图片 4

车厢里安静极了。

梦里梦外,那都是一朵朵摄人心魄的花,所能想到的,大致如此。

“格桑花”。

直到那天,有了偶然或必然的相遇。

兴奋的叫喊声聚拢了所有注意力,跟随那位“典型背包客”所指的方向,我看到了成片的花朵,红的、白的、紫的,亦或者红白相间、紫白相间,红得惊艳、紫得谄媚、白得素净……那是第一次的谋面,在列车的前行中,它们簇拥着,成一条斑斓的河,在视线能及的空间里,流淌着,渲染着之于我和它之间的第一印象。

图片 5

那色彩灿烂绚丽的样子,总敌过黑白的肃穆,是旺盛生命力的标志,是生活激情与奋进的浓缩,幸福的寓意,便彰显得淋漓尽致。

北京西开往拉萨的绿皮车奔波了40个小时,铁路两侧的牛羊逐渐多了起来,门楼插着国旗的藏族人家多了起来,车厢里的人收拾起扑克牌、停止了讲话,窗外的巍峨山峰、蓝天白云和漫步牛羊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亦或者那藏地泥土的气息早已透过缝隙飘进了车厢。

匆匆的第一印象,如此平凡,却是这般美好。

车厢里安静极了。

10月3日一早,驱车前往纳木错湖,行至德庆乡休息站休整时,我与格桑花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德庆乡休息站并不大,一座公厕、一个水泥铺就的停车场而已,印象中与整个西藏不相符的是休息站两侧黑臭的浅水沟,可就在这浅水沟里,格桑花极力地盛开着。茎倒伏了,叶子被臭水浸染着,可花朵还是那么素净、那么谄媚、那么惊艳,它定是在宣誓,高昂着头颅不向一切艰难困苦低头,迎接最终的幸福吉祥。

图片 6

它喜爱高原的阳光,漫山遍野地绽放着;它耐得住雪域的风寒,柔弱又不失挺拔。人们称它为“野花”,可理解的范围内,只要和“野”字沾上,便没了地位与尊严,可它不是,它有!它占据着高原的每一寸土地,吸引着人们每一瞥目光,与自然搏击着,给高原人们以最美好的象征与寄托。

“格桑花”。

我深深地被它吸引了,手机相机拍个不停,努力想留住那高傲的姿态,我又想采摘一些带回济南,给更多的亲朋看看这美丽的花朵,沾沾这幸福的寓意。

兴奋的叫喊声聚拢了所有注意力,跟随那位“典型背包客”所指的方向,我看到了成片的花朵,红的、白的、紫的,亦或者红白相间、紫白相间,红得惊艳、紫得谄媚、白得素净……那是第一次的谋面,在列车的前行中,它们簇拥着,成一条斑斓的河,在视线能及的空间里,流淌着,渲染着之于我和它之间的第一印象。

终究还是没忍心下手。

图片 7

10月6日,并不在计划之中地前往南迦巴瓦峰脚下。从拉萨驱车到达直白村已是晚上八点多,身体乏累到极点,并无心情再去欣赏网评中不错的“旺波元社客栈”。7日早早醒来,推开客栈门,眼前景象令我惊叹不已。院中大片格桑花盛开着,比起德庆乡所接触的格桑花,这里的格桑花更像是襁褓中的婴儿,被园主细心呵护着,茎更加粗壮,叶更加茂密,花的颜色、数量更多。

那色彩灿烂绚丽的样子,总敌过黑白的肃穆,是旺盛生命力的标志,是生活激情与奋进的浓缩,幸福的寓意,便彰显得淋漓尽致。

“你可以采摘一些种子带回去,明年春天播种上。”园主看到我拿着相机不停地拍着那些柔艳的花朵说。

图片 8

“有种子?”

匆匆的第一印象,如此平凡,却是这般美好。

“当然有!”

10月3日一早,驱车前往纳木错湖,行至德庆乡休息站休整时,我与格桑花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德庆乡休息站并不大,一座公厕、一个水泥铺就的停车场而已,印象中与整个西藏不相符的是休息站两侧黑臭的浅水沟,可就在这浅水沟里,格桑花极力地盛开着。茎倒伏了,叶子被臭水浸染着,可花朵还是那么素净、那么谄媚、那么惊艳,它定是在宣誓,高昂着头颅不向一切艰难困苦低头,迎接最终的幸福吉祥。

“我可以采摘?”

图片 9

“当然可以!”

图片 10

“会在济南发芽、盛开吗?”

图片 11

“它生命力很顽强的!”

它喜爱高原的阳光,漫山遍野地绽放着;它耐得住雪域的风寒,柔弱又不失挺拔。人们称它为“野花”,可理解的范围内,只要和“野”字沾上,便没了地位与尊严,可它不是,它有!它占据着高原的每一寸土地,吸引着人们每一瞥目光,与自然搏击着,给高原人们以最美好的象征与寄托。

……

我深深地被它吸引了,手机相机拍个不停,努力想留住那高傲的姿态,我又想采摘一些带回济南,给更多的亲朋看看这美丽的花朵,沾沾这幸福的寓意。

我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地问园主,目的只有一个:确保它能在济南、临沂……以至于我所熟识的朋友那里,如同在西藏一样盛开着。

终究还是没忍心下手。

我小心翼翼采摘着一粒粒种子,每一粒种子都像是幸福的每一份积蓄。他们说,找到了八瓣格桑花的人,就能找到幸福,我深信不疑——纵使那只是个传说而已,纵使盛开着的每一朵格桑花都有八个瓣。

图片 12

同行的朋友向我倾诉,她失去了最爱的人,站在而立之年的风口浪尖上,她迷茫,她认为不可能再有一个那么爱她的人亦或者她深爱着的人出现了,幸福对她来说只是个虚幻的名词或形容词而已。有那么一瞬间,她有种孤独终老的预感与念想。

10月6日,并不在计划之中地前往南迦巴瓦峰脚下。从拉萨驱车到达直白村已是晚上八点多,身体乏累到极点,并无心情再去欣赏网评中不错的“旺波元社客栈”。7日早早醒来,推开客栈门,眼前景象令我惊叹不已。院中大片格桑花盛开着,比起德庆乡所接触的格桑花,这里的格桑花更像是襁褓中的婴儿,被园主细心呵护着,茎更加粗壮,叶更加茂密,花的颜色、数量更多。

此时的她正如彼时的我,多年的恋情在从未征兆的瞬间崩离,内心可怕到极点,我们固执地活在过去点滴幸福的记忆里,像一个发酵的面团,在触引的时间里,一个幸福的点便会占据回忆的全部。都是幸福,回忆里都是幸福,以至于掩盖了那些并不幸福的占据大部分现实时间的苦困与尴尬。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旅游攻略,转载请注明出处:西藏随想(一)·格桑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