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六夜吉隆坡、热浪岛自游行—DAY6

懵懵懂懂七日六夜吉隆坡、热浪岛自游行——2009.3.10周二 DAY6 热浪岛~丁加奴~关丹

7:35起床,8:00在前台咨询老板订车票的问题,主要是怕要往太子车站乘长途车,跑到那边又要多花些时间,老板懂马来话,可以问得清楚些,我拿出了在网上打印的有车到丁加奴的汽车公司的电话,老板很热心地打了好几个电话咨询,但因为很多都未上班,不是没人听,就是接电话的只是值班的人,问不出个所以然,老板建议我们到富都车站问还要快,我们心里没底,早餐也没敢花时间吃,先到富都车站。

5:15起床,梳洗,收拾杂物,拿着行李到前台,退房有好几个人,我叫朋友先去吃早餐,我留下等退房,等了大概5分钟,前台问有无喝房里的酒水,我答没有,把房匙交给他就OK了,前台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小柜台,托运行李的。我上餐厅,楼下划位的要收回餐券,我赶紧照了幅相才还给他。吃完早餐,我们急急脚赶到码头,还差5分钟到7点,天还不是很亮,只有两三个人在码头等,我们还以为乘客都上船了,问正在搬行李的工作人员,他说未开船,叫我们在前面等。这时,来码头的人越来越多,原来是有小火车把乘客从前台载到码头,而且后面还有不少人自己走出来,原来是我们太准时了。 照旧凭BORDING PASS上船,估计是我们吃完早餐才托运,领到的PASS是第二班船的,于是两班船又相隔10分钟开出。

途中经过小找换店,也就是昨天100RMB=53.3RM的店,手中马币不多,就想进去换钱,谁知道还没上班,只好又折返回STAYORANGE那家,也没开门,没办法,就先去富都车站。富都车站早已是人声鼎沸,有类似“蛇仔”的人,口中叫着目的地的名:如槟城、关丹等,招揽人买票,我们直接走到昨晚看到的78号窗TRANSNASIONAL买票,听到“FINISH”有点茫然,当天出发的已售光了,明天的就有,但明天出发的,到达丁加奴最早已是下午过后,已赶不上12点的船进热浪岛;再到相隔几个窗的另一也颇大的公司问,也卖完了,心觉不妙,也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了,总之窗口有贴着丁加奴的字样,就上前问,可都售完了,这时不管窗口有否贴丁加奴的字样,也上前问,有前往丁加奴的公司,票都卖完了,没有前往丁加奴的公司,售票员也算不错了,在纸上写窗口的号码,让我们去问,我们来来回回,几乎把所有的窗都扫遍了,遇着排队人多的窗口,还得等好几分钟。当天的票都卖光了,曾想过即使不是原计划的坐夜车省时间,有中午出发的车也买,到了丁加奴再找地方住一晚,但令我们失望的是:不论几点出发的都卖光了。

上到船,冷气依然很足,朋友想起外套放进了背囊托运了,这时却看到行李就堆放在船头,就上前察看,很容易就看到她的背囊,轻易地拿出外套,照旧地睡大觉。这次我睡不着,在翻看相片。1小时45分钟后,回到丁加奴的码头,就在下船的地方等工作人员搬行李上来,拿回行李,我们先去了厕所,出来没看到任何人拿着名单找我们,我们就自行出码头在路边找,正找的时候,看到三天前坐在我们后面的MM,问了她,她指给我们看,我们上了车,司机没在,考虑到司机可能会在码头找我们,因为我记得来那天,他拿着名单上车点人数,如是者几次; 于是我放下行李,自己返回码头找司机报到,回到码头的空地,看到那天的司机戴了太阳眼镜,刚开始还不是太认得他,只是见他拿着一叠名单、穿着工作服,就上前看他的名单,找自己的名字,谁料他倒认出我来,不等我找到,他就点到我的名字上,我确认了,回到车上,很快,人数齐了,车开了10分钟就到丁加奴车站。

这时真有点着急了,心中盘算若真买不到票当天的票,已不能如期到达,3月11早上飞机,不可能只在岛上呆一天就走,宁愿打电话给LAGUNA,看能不能把订好的套餐延期,以后有机会才去,余下的时间可在吉隆坡逗留,慢悠悠地逛。

下了车抬眼就刚好看到有寄存行李,就寄存了,2RM/件,其实离开车的时间也只有个多小时,只是太阳很猛烈,还是轻身好。

当然,未到最后一刻,还要想想办法。这时,看到一位华人大叔悠闲地在云顶售票窗对面站着,于是上前问他,他说买不到也没其它办法了,叫了一位的士司机过来,告诉他我们要去丁加奴,司机以为我们是香港来的,开价800马币,我心想:比我订好的LAGUNA套餐费用还贵,宁愿以后再去,不作考虑。直截了当说太贵了,我们负担不起,问他能否找到其他人拼车,他说一时间很难找到人。 我们请他留了电话,如果我们真要包车就打给他,也给了我们的电话给他,有人拼车打给我们。

寄存好了,经过M记,看到一GG,昨天我没下海,看到他很孤独的样子,只下海浮潜了一会就上来了,似乎没同伴,早上坐船又看到他,这时看到他站在路边拿着矿泉水瓶在喝水,脚边是一个中等的背囊,我们跟他打招呼,告诉他车站就有寄存,不用拿着行李,他说他的车1点就开了,不用寄存。我们沿着路边逛,想找人问一下唐人街在哪里,拐到一条主干道,其实就是车站后面,有好几家银行、好几家旅馆,我们问了一位华人大叔,他很热心地告诉我们哪里能吃到不辣的东西,哪里是唐人街,我们先是按他的提示,在汇丰银行侧边的路拐入一条小路,到了一家好像是叫顺发餐厅,吃了一个猪肉粉,就是在这里,引出了后来我100米飞跑的一幕。

这时,的士司机无意中说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他本意是想说我们不包车,会很麻烦,他说:“除非你在关丹中转,但现在不知还有否到关丹的票,到了关丹再转车到丁加奴不知是否能买到票。”我想起看过有的功略写:先在吉隆坡到关丹,或者先在关丹住一晚,再前往丁加奴,大概都是车程3、4小时,我即刻问他两段路程分别需时多少,他答都是4小时左右,而且还算很不错,指给我们看卖关丹车票的窗口,谢过他,我们上前问,当天出发的都没了,明天的就有,我们又再一次扫遍所有窗口,这回找的是当天出发去关丹的票,几经辛苦,终于找到一个当天2:30PM出发的车,RM22.1/人,也不管了,先买下,再不买,连关丹也去不成。解决了第一程,接着找关丹到丁加奴的,都没有票,只有放弃,继续解决回程的票。

我们坐下,点了猪肉粉,可等了20分钟,才煮熟端来,因为旁边有七八个人比我们早来一些,他们的东西做好了,才到我们,我出去看了周边的商铺回来,还没开始做我们的猪肉粉,朋友比我吃得快,她受不了店里的热,在店外的凳子坐着等我,眼看着所剩时间不多,我赶忙吃完叫她出发,就是因为这样,忘了拿放在凳子上的小背包,离开食店十几米,觉得身上轻松了些,以为是离开了闷热的环境所以觉得轻松,也没有在意。

的士司机见我们手上拿着车票,走来问我们是否买到关丹的车票,我们答是,他知道没戏了,也没再游说我们。

再往唐人街的方向走去,其实也不知那条街是否唐人街,只是远远地看到CLARK鞋店,隔壁也有几间鞋店,就进去以最快的时间浏览了一下,在其中一间看中了一对沙滩鞋,质量不错,要80RM,觉得贵了些,没买,再到隔壁的药店找金钟泉牌豆蔻油,也没找到。匆忙出店,这时离11点只剩下5分钟,我们急忙回到车站附近,远远看到KFC,过马路小跑,从汽车出站的出口跑进车站,刚好看到有一台写着到吉隆坡的TRANSNASIONAL的车停着,已有一些乘客坐到车上,有些乘客正在放行李。这时我已昏了头,全然忘了我们买的是到关丹的票,指着车说就是这台车,朋友问了一句:是否这台车?我说是,然后冲到寄存处取回行李,走了几步,朋友问:“你的小背包呢?”我停下脚步,呆了呆:“啊,忘了拿。”她还以为我在寄存处漏拿了一件行李,扭头想跑回寄存处,我叫住她:“是忘在食店里的,没有寄存在这里。” 再走几步,到了车厢放行李处,其实坐了好几次车,我们从来不放行李在车底的行李厢,但这时只顾着想到底回不去取回小背包,里面贵重东西不多,但国内手机的SIM卡在里面,那天在思庭酒店附近买了SIM卡,顺便就把国内的SIM卡顺手放在小背包里,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跟着别人去放行李,这时朋友说:“我们放行李吗?我们还是把行李放上车吧。”我跟她说正在想是否回去取背包,她说先上车再说吧,就上了车,司机也没拦住我们验票,我看到有空位置,我放下行李,这时车上还有1/4的人没上车,她又问:“这个位置到底是不是我们的?” 我说:“先不管了,等下如果这位置有人,就会指给你看我们的位置,我还是去拿回小背包。”朋友说:“但司机会不会等你?”我说:“我下去先问问司机,如果他肯等,我飞跑过去。” 我下了车,司机正在验票,我拍了拍肩膀,说对不起,我把行李漏在一间餐馆,我现在回去拿,请他给我5分钟,他听了,很爽快地把手一挥,叫我去吧,我说:“THANK YOU” 然后开始了我的百米冲刺。

回到78号窗TRANSNASIONAL问丁加奴回吉隆坡的车,9:30PM开出的已售完,10:00PM开的时间有点紧迫,如果中途有些许延误,分分钟会赶不到飞机。朋友嫌转车麻烦,说就买10:00PM的吧,最多到时打的到机场。而我则认为,赶不上飞机可真是大件事,8小时车程,回到吉隆坡已是6点,即使是打的到机场,1小时应该要吧,赶到机场还得找CHECK IN柜台、海关、安检,勉勉强强能赶上,车能准时固然好,但如果即使迟15分钟,我们就悬乎了。 几经权衡,还是决定买由关丹中转的票。

跑了几十米,想起司机还未验我们的票,不知是否这班车(这时还没想到我们去的不是吉隆坡,只想到没有核对车牌号码,呵呵呵,真胡涂到家了),再一想,如果不对,会叫我朋友下车,如果对,司机既然答应了我,他应该会等我,也就不花那时间停下来拿电话了。继续向前跑,我就这样,斜挎着腰包,穿着短衫短裤拖鞋,在街上快跑,一路跑到汇丰银行附近的交通灯,乘着等灯的时间,喘着大气歇了十几秒,灯一转绿,飞跑过马路,一路到食店,距食店还有几米远时,食店里负责收钱和收拾桌面的阿姨看到我,欢喜地说:“终于来啦”,我气喘吁吁地跑进去,他们已把背包放在他们放杂物的地方,我取回背包,上气不接下气地谢过他们,继续跑回车站,刚过了交通灯,已看到汽车站的铁蓬顶,电话响了,朋友说“司机说我们不是坐这个车,我现在拿着行李下了车了。” 这时才想起来,我们去的是关丹,不是吉隆坡,我说:“好吧,我差不多到了,回来再讲”

决定好了,新问题来了,两人身上的钱不够买回程的车票,没办法,折返唐人街换钱,再回去买。正在78号窗排队时,前台阿姨打电话给我,说她正在富都车站,她特意提前在上班前1小时来这里帮我们。我告诉她我们在78号窗,她来找我们,我们告诉她已经买不到直达丁加奴的车了,只好先到关丹,但关丹到丁加奴的票没有着落,现在决定回程也在关丹中转。 我们不好意思让她在这里干等,谢过她,阿姨先回去了。

跑到车站,那部往吉隆坡的车刚好开出站,司机看到我了,有点犹豫要不要停车,估计他是不太肯定我是否知道了,我向他看了看,又再看了看车窗的牌的确是去吉隆坡的,就没上前询问,司机看到我的表情,估计我是知道了,就继续往前开。而朋友正在问一大叔,原来那大叔看似是华人,但却不会讲中文,但他大概了解是怎么回事,带我们到售票窗问,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有一排售票窗,初到丁加奴那天早上,天黑蒙蒙的,没看到。

票买好了,我的心放下了大半,但朋友还是很担心,因为关丹到丁加奴的票还未知如何,我跟她说:即使今晚出发的票买不到,明早8点前出发的车,到丁加奴也能赶上12点的船,当然,即使要打的,也总比在吉隆坡打的要省钱得多吧。

找到TRANSNASIONAL的窗口,谢过大叔,问了窗口的MM,应该在哪个月台候车,她用一个小章,在车票上盖,6,7,8,9都是候车月台,还把车牌号圈了出来,把票还给我,我说现在已11:10,车是否已走了,她说还未走,要等。也幸好车没到,否则又要改计划了,于是又回到停车场的石凳等。

车票买好了,顿时觉得肚子饿,车站里没有冷气,出了一身的汗,要解决早餐 午餐,退房,也没多少时间逛了。走出车站,我问朋友几点了,她说11点有多了,我们回龙凤酒店收拾行李,收拾好了,问朋友几点了,她说11:45了,于是退房,酒店把我们的行李保管在一个角落,我们逛回唐人街找吃的,朋友对金莲记不感兴趣,稍逛了一下,决定还是去南香鸡饭,途中,才发现有著名的鸳鸯奶茶、榴莲雪糕,原来是晚上营业的大排档遮住了它们。在南香鸡饭,顾客很多,我们想吃昨天在金河广场的套餐,但这家店没套餐,就点了青菜、叉烧、白切鸡,这里只收政府税,没收服务费,花费RM25.83,最后还吃不完,用LOCK&LOCK打包;吃完饭,又问朋友几点了,她说1:30了,于是回去取行李,途中她还买了个榴莲雪糕,对它赞不绝口。稍为在星巴克楼上的商场走了走,回去取行李,大概2:10到车站底层的月台。

我坐下抹汗,朋友说我来回的时间是5-8分钟,她说她在车上的位置后来有真正的主人来坐了,他们也没发现我们的车票是去关丹的,只是叫她找回自己的位置,然后朋友觉得不放心,自己拿着票去问司机到底是否这台车,司机告诉她不是,她就拿行李下车了。

我们刚到达月台时,没几个人,后来多了好些人在等车,但手上拿的车票没一个和我们的一样,我们很焦急,还没看到车票上的车牌号码的车出现,在我们的概念中,长途车应该提前15分钟就会出现,乘客陆续上车,验票,放行李,就到开车时间了,可车这时还未出现。拿着车票,问了某部车上的“蛇仔”,他说:是这个站台没错,你听到有人喊“关丹”“关丹”就跟他上车就行了。

我们轮流光顾车站的厕所,又等了一会,还没见车的影,吃了一个苹果,又问了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去关丹的,我不敢大意,这时已过了11:30,我又到窗口问,正好有个华人阿姨在买票,等她买完,我问窗口MM车是否走了,MM依然说未走,要等。华人阿姨正在收好零钱,听到我问,以为我是马来人,用马来话跟我讲,可能意思是要等的,我跟她说广东话:“可车已过了半个多小时,车还未到”,她说:“要等的。”我问她一般车会迟多久才会来,她说:“这很难讲的,要等的。”看来车晚点在这是很普遍的。

我们在月台等,碰到一个男孩会讲普通话,他蹲在地上等车,我也站累了,也背着背囊蹲在他右侧和他聊,他说他买的是1:30去保怡的票,我很惊讶,1:30的票,但车还未见影,他说这里的长途车就是这样,吉隆坡经常会塞车,我说迟那么多,真是难以接受。他说碰到过年等大节日,票价还会涨2-3倍。在我和他聊天期间,站在我侧边的两个马来男青年拉我的背囊的拉链,朋友看到了,提醒我,我换了蹲在男孩左侧,后来那两个马来人见没法下手,就走了。后来男孩的车来了,走了。又等了大概数分钟,我们的车还没来,我们很沮丧,觉得这里的长途车真是没谱,始发站都可以迟这么多。

又回去等,车还没见影,期间看到TRANSNASIONAL的车进站,我都上前看个究竟,12:10,我又去TRANSNASIONAL的售票窗问,这次,我问MM隔壁的GG的窗口,GG显得有点无奈,MM在笑,可能意思是说:该轮到你了吧。GG还是有耐性地回答我,说车还未到,并非开走了,并解释说车是从哥打巴鲁还是什么巴鲁开过来,关丹是中途站,如果那边发车晚了,或路途塞车或其他状况,车就会很迟才到关丹。

朋友总催促我再问问其他人,到后来我不等她说,我一看到新面孔就上前问,看到有车泊在我们候车的站台就上前看车头的纸牌是否是去关丹,也不管它是否我们乘座的那家公司了。朋友比较怕热,月台没有冷气,对她来说是很难受的。

又回去等,这时看到孤独GG背着他的背囊回来的,他跟我们打招呼,然后说去买些东西就走了,又不久,他又经过,原来他去买KFC,然后他又去了M记那个方向。不久,看到有TRANSNASIONAL的车进站,我又上前察看,有位马来胡子大叔,可能是汽车公司的调度,有车来他就会出现在车旁,我把票给他看,他认得我,因为我这已是第三次把车票给查看了,他说车还未到,我指着他手上的表说现在已12点多了,他说:我知道我知道,还说总之我要坐的车入站就会告诉我。

终于有一个敦厚老实的马来小伙拿着的车票与我们的一样,但他不会英语,我们只有靠手势和有限的英文单字沟通,问他“关丹?”,并看他的车票,时间地点都一样,我有点奇怪为什么他现在才来等车,依我的感觉,我们已等了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也就是3点多了,为什么他那么笃定,知道车会晚点,现在才来,我问他车票是什么时候买的,他说早上买的。

又回去等,不久,孤独GG买完东西回来了,我们跟他聊了几句,原来他在新加坡来的,我问他为什么不找朋友一起来,一个人会很闷,他说习惯了,他得知我们两个MM从广东来自游行,有点吃惊,说我们太大胆了,我倒被他吓着了,问他马来西亚很乱吗,他说他觉得是。他说他是到太子车站,我们告诉他我们来时买不到直达票,回吉隆坡买不到9:30PM的票,又担心10:00的夜班车回到吉隆坡会赶不到飞机,他说现在高速公路修好了,可能丁加奴回吉隆坡5小时就到了,不用8小时那么多。

陆续有几个人来候车,拿着与我们一样的票,又有一个马来女孩十分钟后出现,而且很悠闲的样子,我更奇怪,为什么她更笃定,全然不心急赶不上车的样子。我上前问她是否去关丹,几点的车,她说是,2:30的车。我就跟她说我本想是去丁加奴的,但买不到票,问她关丹到丁加奴的车多不多,她说不清楚详细的时刻,但关丹的车站与富都车站一样,地下停车,二楼是售票厅,到了关丹车站,上二楼买票。谢过她,我回到朋友的身边,很是纳闷,为什么那些人好像知道车会晚点,即使知道吉隆坡经常塞车,也不会够胆迟到送车尾吧,又问朋友几点了,朋友抬起她的手给我看,我一看之下,大吃一惊,以为她的表停了,再一看,指针是动的,我问她是否调错表了,她说没有,这时我才在腰包里掏出手机看,更吃惊,才2:08,我的第一反应是她的表的时间是错的,再一想,我的手机的时间是换SIM卡后按她手表的时间设的,所以我的手机也不能作准,但我99%肯定她一直看错表了,为了求证,我去问那位马来女孩,并看她的表,确定是2:10左右。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旅游攻略,转载请注明出处:七日六夜吉隆坡、热浪岛自游行—DAY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