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芝加哥——巴尔的摩——芝加哥——上

我们用了12天的时间,从美国的东部来到西部,再由夏威夷结束。

从上海到芝加哥转机到巴尔的摩的来回票只要4500元左右!当我在某旅游网站上看到这个信息后,不假思索地订了两张票并很快付款成功。等拿到了电子机票,我傻眼了,在芝加哥奥黑尔机场去巴尔的摩的飞机,只有1个半小时的换乘时间,而此时退票已然不可能,我只有到处询问赶上后一班飞机的可能性。几乎所有有过在芝加哥换机经验的朋友都断然告诉我,肯定悬了,没有办法,我只有求助美国航空公司的客服。客服很友好,在判断我很有可能赶不上后程班机后,建议我尽量不要托运行李。不过,她最后一句提醒让我胆战心惊:你们的航班是AA当晚飞往巴尔的摩的最后一班飞机。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赶不上那个航班,就要在芝加哥机场等到第二天了?

9月14日恰逢中秋,我们一行9人乘坐UA的航班836前往芝加哥,转机后飞往纽约,可是到了浦东机场却被告之,UA延班2小时,问题是我们在芝加哥转机的时间就2小时,这样一耽误,不是又要变下一个航班,而下一个由芝加哥飞纽约的航班却已满,只有在芝加哥住一晚后,第二天再飞,这样就会影响我们的行程,经过再三的调整,我们改乘AA航空的飞机,16:05起飞,于当地芝加哥时间16:30抵达,今年要过2个中秋节了,可是独在异乡为异客,中秋于我们没什么感觉,对转机还是心存担扰,所以这12个小时的飞行,真是没怎么好好休息,先填写了I94表,还好有样本,照抄一下,还有就是海关申报表,发现我们的邀请涵上有个小小的时间错误,想到过关时不知是不是又会有些麻烦,整架飞机几乎是全满的,美国航空的飞机上的服务员都是年龄较大,一共300左右的位子,飞机设施只就一般了,抵达后,我们随人流走,然后就看到大厅,走V开头的访客的通道,排队,还好,移民官比想中的要和蔼的多,没问几个问题,以后的经验与一强强的英语,还是顺利的与其他的几位客人,顺利过关,其实英语也简单哦,然后拿行李,拿好行李,过海关,根本没查,后悔少带了很好吃的东东,然后出门,左边是AA ,再往前走是UA的,把行李旅放上去,就可以了,顺便可以问一下,我们下一个GATE,然后出去,在大门里面有扶手电梯,上一层,座小火车前往一号航站楼,之后就再过个安检,看显示屏核对GATE,就可以了,然后还要在GATE换登机牌,就这样,根据叫座位编号的1234先后登机,经过2个时的飞行,我们终于在纽约时间18:20抵达了这个大苹果。一身疲惫,外面的气温还是有点热,身短袖刚好。当晚入住于SHERATON WOODBRIDGE 酒店有些老,地段偏冷清。早餐也是超简单,但床很大。

忐忑中乘上了飞往芝加哥奥黑尔机场的飞机。AA的飞行员太酷了,硬是让准时起飞的飞机提早了将近一个小时抵达,也就是说,我们有2个半小时用来转机了。可是,兴奋很快就被入关处汹涌的人潮打散了,且海关放人的速度慢极了。眼看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溜走,我们求助海关的工作人员,想请她提供通关便利,可是这位老太太,一叠声地NO NO 还不算,接下来,似乎还在想尽办法故意让我们赶不上飞机,比如,故意让我们排到最长的队伍后面;比如,眼看就要轮到我们了故意让几位外籍人士插到我们前面。为什么?我们真是百思不得其解。队伍里几位华裔告诉我们:他们觉得你们在下单订票的时候应该将有可能赶不上飞机的因素考虑进去,而不是到这里来求助。我一愣之后,觉得有理,也就接受肯定赶不上我们那班飞机的事实了。

沮丧中来拿好行李来到AA的柜台前转签第二天去巴尔的摩的机票,哪里想到,AA的那位大帅哥竟然问我们:转签到UA飞巴尔的摩的机票要不要?比原来的晚一个小时起飞。当然要!就这样,此行航程中最令人担忧的部分安全度过。

进关的挫折让同行的先生疑虑重重。眼看就要回程了,就算我再三跟他说明回程转机不再需要进出海关,不需要安检,也不要取行李,更不需要从一个航站楼转到另外一个航站楼,同在第3航站楼,我们只需一个门出一个门进就踏上了回国的飞机,可他说什么也不肯相信我先前的检索,直到表妹夫去电AA将这个问题问了个底儿掉,他才放心。

可是,没有了他所担忧的问题,就没有其他问题了吗?

原定早上7::50分从巴尔的摩飞往芝加哥的飞机,迟迟不起飞。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一班美国人神定气闲地等着,全没有国内航班延误时人们拥挤在登机口吵吵嚷嚷的情形。文明是文明了,可是,他们如果像我们一样也要赶10:45由芝加哥飞往上海的班机,还能这么笃定吗?除了我们,还有像是中国人的一家三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问,果然是中国人,他们是要赶回家奔丧, 如果到了芝加哥赶不上我们那班飞机,就误了他们的大事,所以,他们家的女主人一直在用流利的英语在跟AA的工作人员沟通。我们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觉得就算我们的英语交涉这件事不够用,跟着他们一家就行了。

飞机在延误了2个小时以后终于从巴尔的摩起飞了。

年初我们去台北,买的是港龙、国泰航空公司由香港转机的机票。去的时候,飞机在上海就延误了,也是肯定赶不上后程班机。可是,飞机到达香港我们刚下飞机,就有国泰航空的工作人员举着指示牌招呼我们,还将替我们换好的下一班飞机的登机牌递到了我们手上。我们以为AA也会这样,是他们的责任嘛。可是,下飞机的地方,AA的人连根汗毛都没有!我们只好跟着英语交流没有障碍的那一家三口一路狂奔到我们班机的登机口,眼看着飞机缓缓启动,只好问登机口的工作人员,我们怎么办?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旅游攻略,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海——芝加哥——巴尔的摩——芝加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