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是乡情,乡关又何处

《外公》 ——作于2007年 春风中 一个含笑的影子 是一辈子的甜 注定要为之拼搏 可是那夜 一片枯黄的叶子 却道出读书声中的喜悲 盲目奔走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已物是人非 敢问 大雁啊!你是否认识天边的那一颗星? 彷徨啊彷徨 一场雨 消散了,连着那一抹微笑 最后 只剩下一个美好的声音, 她柔柔地问道:外婆,您好吗? (送给离世的外公和远方健在的外婆。) 《外婆》 ——作于2017年 您的眼睛框不下太多文字 好像你的心上 装不下一片沾了虹的羽毛 从前您的脑海里没有远方 现在你的远方是 除去坟墓外的一切土壤 那片还在安眠的坟地 好像臭虫一般 被您烦厌、被您惦记 您的耳朵也框不下太多话语 好像您的身体 再难承载希望 从前您的脑海里 住着一个勤劳的村妇 在丰收的季节 她一把将麦子揽进怀里 好像揽下孩子们的希望一样 现在您干瘪的乳房 再难孕育出希望 年轻时 您的日子里框不下假日 无论例假、生产还是病痛 您拿不出美食来款待假日 因而只能劳作 而今 您终于等来了假日 您的身体却再难框下太多疼痛 您的五脏、皮囊 像袋子一样收集起您的抱怨 好像您打定主意要将它们统统带走 带到那没有远方的坟墓 等待自己的故事 被重新讲诉 原来 您的心上再难框下 这多寂寞 (写给仍健在却深感孤独的老人,我亲爱的外婆。)

  这样一个日子里,我其实特别想念外公外婆,这几天在集市采买总能看见许多老人,每一刹那我的脑海里总能清晰无比的浮现出他们两个人的面孔。“如果我的外公外婆还在世的话,一定也……”剩下的话每次都不敢说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某一次在文章中写到:“很多时候因为他们看不见这个人间更美的样子而难过。”我想现在也是如此。

  如今已有好几个年头不回乡过年,对年也有了比起从前纯粹的快乐多了一些五味杂陈的酸楚。常说越来越感受不到年味了,其实是感叹现在和过去差了一百个度:故人不在,故乡也无所从。说起来惭愧,过去那一瓦一砖从不眷恋,如今记忆里所有的细枝末节到格外清晰,甚至想到老房子,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是外公外婆房间柜子里的那一袋吃了还剩半包的大京果,磕碎的京果粉末残留在袋子底,洒出一点在柜子上。那袋京果在食物丰盛的年里好像永远没有被吃完过,可现在想起来竟全成了遗憾。妈妈总说过去的就不要再想了都忘记吧。我回她:忘不了,能忘掉的东西就一次也不会想起来,根本不用忘。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年是乡情,乡关又何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