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新妇气娣姑娘 ——楠溪民间幽默小故事

终于下了 第一场雪 天空无语 替谁兑现着承诺 谁说 你若来 这世界必须干净 谁说 温婉 宁静 淡柔 清莹 缥缈逸影 只有白 唯有白 能成其背景 哦 如今 满眼白 唯有 白 哦 勿怨 勿伤 勿怪 你本应知 对此大地 唯有空 能成全其白 你本应知 如那人莹如雪 你的暖 恰是她的 劫

楠溪有个老娘嬷,生养了四个儿子,娶了四房新妇。这四个新妇口才好,左一声妈又一声娘,叫得可动听了。可叫她们干事,不是你推我,就是我推你,最后吃力的事干都落到了当妈的身上。
  
  原先,大新妇刚过门那阵,很勤力,洗碗、喂猪、纺纱、织布和绣花样样抢着干,乐得老娘嬷逢人便夸自己的新妇能干。二新妇过门也蛮勤快,里里外外的事争着干;三新妇娶到也还好,家里的事处处分着干。左邻右舍都说是老娘嬷前世修来的福气,说得老娘嬷整天笑容满面。自从来了小新妇,大的说自己带小孩忙,老二正在坐月里,老三推托大肚子,小的又不肯独自干,家务事都落在了老娘嬷的手上。
  
  这天,一位亲戚听说老娘嬷被烫肿了手,就来看望她,得知她的家丑,为她出了个主意。老娘嬷送走亲戚,回头叫来四个新妇,指着四斤棉花说:“我的手指肿了,这棉花该由你们来纺了。你们也不用争,我出个诗对题目:什么勿搓会圆,什么勿洗会白?对得好的不用纺!”
  
  大新妇想了想,随口对出:“勿搓会圆天上月,勿洗会白山头雪。”
  二新妇笑了笑,接口对应:“勿搓会圆天上星,勿洗会白地下冰。”
  三新妇看了看,张口对道:“勿搓会圆麦磨盘,勿洗会白麦粉团。”
  
  小新妇眨眨眼,冲门口来凑热闹的公公,脸带桃花,低声说:“勿搓会圆公公的鳗,勿洗会白我的臀!”
  
  老娘嬷气得一拳捶碎桌上的盘……
  
  (三溪头阿香口述)
  2005年春于嘉宁新居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四新妇气娣姑娘 ——楠溪民间幽默小故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