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情2》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村里还有在地里忙活的人,听见炮响也都开始往回走,知道细月家迎亲的人来了。

天空一片澄清唯独那钩细月秋风何意几许?深埋心底的秘密层层剥开的是那远方的你清寒的月光好似我的目光哪一束照在了你的窗上细月挂着我的思念如果你也在窗边——注:红尘深处不为别,千丈风波只随心

文涛不抽烟,还真没想起这个茬,马上就给大家拱手,说:“好烟在车上,我给大家拿!尽管抽啊!”说着就出去拿烟。

细月爹吃了一大惊,他们这是要闹几!该减的彩礼给他减了!该减的饭钱也给他减了!该陪给闺女的都陪上了,就这么点要求、就这么点面子都不给?还让不让我老汉在这个村里活人了?!

图片 1

细月趴着窗户上,还是眼泪汪汪的点头。

文涛知道细月爹为难,就大声对周围的人说了一句:“这里可都是细月家的亲戚,昨天大轿车没联系上,时间太晚了,一直调解到晚上十一二点还是不行,实在是没有办法啦,还得请各位原谅。既然大家已经是亲戚了,以后到城里,就都是亮子家的贵客,大家都给个面子,先让这小两口把亲成了,什么不好说呀!”

“老哥,你昨天可是说得好好的,今天到城里好好吃一顿,闹了半天,是虚说啊!”

细月爹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他只能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心乱如麻地走了。

马上就有人飞报细月爹:“大轿子车可是没有来!”

细月娘发点牢骚,也是为了安慰亲戚们的情绪,被细月爹这么一声断喝,还吓得哆嗦了一下,只能深深地剜了细月爹一眼,这一眼恨不得剜出血来。

这边也有总管,他见不是个了局,就悄悄地走到了细月爹的跟前,俯在他的耳朵上说了几句话。

“叔叔,这事可不能斗气,这可是细月一辈子的大事呀!”素梅从那个屋跟过来,这时候她不能不替细月说两句。

当亮子迎亲的车队进了细月家的村子的时候,村边上已经有不少看热闹的人了。

亮子忙不迭地跑进来,老远就叫上了爸:“爸,爸!你看这事、你看这事办的,唉呀!就是找不下个车,都快把我急死了!”

“叔,这可是由事不由人,大轿子车也不是咱家的,随时听咱调动是不是?”

“就是不嫁,也不能嫁这种人家!”细月爹还是不肯松口。

素梅觉得这小伙子的口才和思维都不错,他只埋怨客观,不说细月家的这个要求不合理,以不要发生冲突为上,怪不得亮子家就敢让他来搬亲。

她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爸,可是……”

细月爹没好意思说素梅,人家打老远从临汾来这里当伴娘,怎么都得给个面子。

“爸,你就不能替女儿考虑考虑?女儿今天要是不走,以后还能嫁人吗?”细月刚说这一句,泪水就迸眶而出。

图片 2

“这事没商量,车不来,人就不走!”细月爹说得斩钉截铁。

当听到爹说不接亲的时候,细月脸上的妆已经化了一多半,化妆的女人就问她,还化不化?

细月娘小声数落着他,还怕他听见,但还是被听见了,他大喝了一声:“你个败家货!再叨叨,看我不搧你的逼嘴!”

“要走就出来,上我的车,咱回临汾拜堂成亲去!”

他只管抽烟,深沉得像一棵老榆树。

果然,门外震天的炮声,每一响可都炸在了细月爹的心上,他的脸不断地抽动着,不知道这男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文涛从也屋里也跟出来,还是很淡定地笑着,给周围的人说好话,但是他的声音很亮,明显是想让细月爹听见的。

细月紧张地盯着他的亲爹,两窝泪在眼眶里打转。

图片 3

“你等等我!我就出来!”细月的脸在窗户上一闪不见了。

细月爹也有自己的推理,他觉得自己是仁至义尽,对方简直是不把这农村的亲家放在眼里。

细月爹一看局面已经失控,不知道是喜还是悲,他长叹了一声,颓然坐在了板凳上。

亮子只剩了跺脚的份儿。

这消息也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细月的耳朵里,本来细月听见说车队已经进村,心跳就加速了,一种幸福感洋溢在她的脸上,同时一种马上就要告别父母的悲怆感也在心里酝酿着,她已经六神无主。

乡亲们可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时候亮子早已忍耐不住,从车里出来了,但是文涛不给话,他也不好直接往里闯,正在那儿探头探脑地张望呢,正好就看见了细月爹。

图片 4

说这句屁话的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娘的你家姑娘遇上这事你会这么说话?细月爹也知道有人就是惟恐天下不乱,但是他已经把自己架起来了,对方不给台阶,他自己怎么下来?

她不知道今天她的命运会走到哪里。

脑袋大脖子粗,那位师傅一脸横肉,文涛听见他给徒弟们喊了一嗓子:“再切上几盘牛肉!”不由得暗笑了一下。

连看热闹的人都觉得没劲了,有人也劝细月爹,差不多就让孩子走吧?再不走可就赶不上拜堂了。临汾那边有风俗习惯,正午十二点,新郎必须把新娘接到地方,鸣炮之后正式开始典礼。

细月爹把烟灰在鞋底上磕掉之后,很有力地一摆手,这炮不放!大轿子车不来,这亲咱不接!

素梅这时候就混在大伙当中,等待着细月的爹给个说法,这婚到底结还是不结?

文涛这招叫“明火执仗”,你不放炮,我放!让全村人知道,这婚还是要结的!

细月娘这时候也是破涕为笑,连连给细月和亮子招手,意思是快走吧,还不快走!

素梅还有那个伴娘也紧跟着出来,手里还拿着陪嫁的两个包袱,也像是逃难似的出来了,文涛站在院子门口接应,后面一排站着几个精壮小伙子,这时候如果有人敢过来拦截,那可真是不能客气了,该动粗的时候,文涛知道绝不能示弱。

图片 5

�R�

细月的伴娘有两个,都是她的同学,其中一个是老唐的三女儿素梅。素梅长得太漂亮了,但是今天可是没敢打扮,完全是一副素面朝天的样子,她本来就比细月好看得多,再打扮一下,可就喧宾夺主了。但是尽管如此,这从城里来的伴娘已经把整个村里的小伙子们都迷住了,十几个青皮后生不断进进出出,说着要看看新娘子,其实都是为了多看素梅两眼。

图片 6

“城里人说得就是好听!”

细月看看亮子再看看爹,忽然她跪在了地上,边哭边说:“爸,你就不想想,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细月的终身大事重要?”

这时候,那些人从屋里又跟了出来,看着新郎急得面红耳赤,有人就火上浇油:“快去吧,现在叫人开大轿子车来,还不误回去典礼!”

素梅今年二十三四岁,那是眼如流星,眉似弯月,皮肤白得像萝卜,头发长得像瀑布,一笑一颦,顾盼生姿。

“我昨天说了,大轿子不来,他家也不用来人了!”细月爹当然得在亲戚面前撑足面子。

文涛从外面进来,他的眼睛在人群里搜寻着,想不到就撞上了素梅的眼睛,两个人都是心里一动,暗暗夸了一句。文涛想不到在这偏僻的村子里,竟然有这样的绝色美女。可是他只是在素梅的脸上稍稍停顿,就转到别处了,素梅觉得这小伙子的眼睛会说话,就停留的那一瞬,已经把他的心识表达到素梅的眼睛里了。

这话又说到了细月爹的软肋上,他点了点头,然后把头拧向了另一边。

有人赞许了:“嗯,这娃说的在理,可不能把娃的婚事误喽。”

还有几个小伙子也跟着点了炮,二踢脚冲到了空中,震天阶响!

“宁折十座庙,不毁一桩亲呐!”文涛说完,盯着细月爹看。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月光情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