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的爱

夜是静谧的黑暗昏睡乌云飘忽海风依旧月色暗沉灯火辉煌年轻的眼睛还是清醒的你一定要走吗?她轻轻地问大海在咆哮地催促星空总有无尽的魔法把他留在海上灯火在渔船摇曳是希望的光还是黯淡的光也许他只记得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他要望到海岸线那边她妻子等待的目光他要满载而归每一个大浪都是魔鬼向他嘶吼让他通往死亡之门每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都在祷告我要见到我那可爱的妻子我要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让她不再为我等待哪怕是最后一面上帝满足了他无数个如此的心愿你一定要走吗她轻轻地问我会和早上的太阳一起回来的 亲爱的又遇到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该死的天气你应该平静一下了他在心里在咒骂同时也在祷告他在黯淡的光中总能看到点希望来但这次是不一样大海这个可怕的魔鬼竭嘶怒吼他双眼发光仿佛又从拼命摇曳的灯光中看到了什么“我是一个舵手我驾驶着渔船乘风破浪我把生命交给大海它养活了我们一家人我感谢每一次都能被海风带回家也许我某一天大海永远留住了我请不要悲伤和等待因为我属于这里请你离开这里去过安静的生活”致——我的妻子他把这些字留在一个信封上把信封留在床头柜的抽屉里而他随一个冰山般的大浪而去了大海把他挤进了胸膛阳光,蓝天,白云,妻子的微笑像梦境一样在他脑海里闪现好像还会理所应当地遇到直到心跳停止大浪那边再也见不到破浪的冲锋舟大浪消散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海岸那边 是等待她从早上等到黄昏从发黑等到发白而她从来没有打开那个信封她的耳畔时常想起那句话“我一定会和早上的太阳一起回来的”海风,沙滩,伫石多少个日落她向大海虔诚地默念我愿意用夕阳的温暖去留住在冰冷海洋里的爱人——

与花海风认识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少年,那时候我还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而花海风比孩子还要孩子,但她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大大的眼睛像极了璀璨的珍珠,美丽动人,留着长长的秀发,就像春天的垂柳一样,随风飘动。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午后,南风中夹杂着蝉声,给我少年的梦涂上了最为绚烂的色彩。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小镇上有几个很小的书店,通常在周末的时候我都会挨个去光顾。在那一个已经忘了的小书店里我第一次遇到了花海风。小音像店播放着何炅的栀子花开,当时她,带着眼镜,安安静静地就像一个不会跳舞的文艺青年。

“你也喜欢何炅的栀子花开的吗?”她的声音很清脆,像一阵风吹过。

“喜欢呀,一直很喜欢。”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只有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但是这一次后,我对她印象深刻,幸运的是之后的那几个周末我总能够遇到她,还是那个小小的书店,书店里面摆放着几盆栀子花,就在那角落默默地盛开。见到她以后,时光总是过的那么快。窗外的梧桐树下,透过树隙太阳洒下的稀稀零零的阳光,看柔和的光线散在这个个夏天里,像是有一个诗篇在等待我续写。

后面和她谈话也越来越多,不过基本上和说的大多是和周笔畅,何炅有关的故事,还会说到最近看过的感觉不错的书籍,那是她告诉我她最喜欢的就是《飘》。喜欢《飘》重要是因为喜欢《飘》的女主角Scarlett,因为在困难面前,她就像向阳花一样,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一直在不屈不挠地抗争。她说她自己就想像向阳花一样,热情,灿烂,每天对太阳仰望,积极,内心炙热,永远以一颗最炙热的心看待生活中每一件事情,每一处风景。“海边也会有向阳花吗?”她有一天突然这么问道。

我心里吃了一惊,我的第一反应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很向往大海,我虽然没有到过大海,但是我很喜欢海,喜欢关于海的一切,因为海水湛蓝像是一望无际的青春,海里面一定深藏着很多秘密等着我来探寻。”她笑了笑,但是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那桌子上摆放着的栀子花,栀子花的清香飘荡在小书屋,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不过自花海风那段时间问过那个问题以后,我就好久没有遇到过她了。我甚至都怀疑她带着属于自己的秘密去了另一个地方,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翻阅《飘》的时候,看到了书中所夹的一个小纸条,“下一个夏天,如果有机会,我们就一起去看海吧。”就这短短一行字给了我那个少年时代无限的期许。

“嗯,如果下一个夏天来了的话,那么我们就一起去看海。”我也写了这样一句话。从此我就疯狂地想去看海,在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上了许许多多去海的计划,甚至在梦里都在计划应该怎么去看海。那一望无际的延伸在远方和蓝天浑然一色,一定在等着我和花海风去揭晓海边到底有没有向日花这样一个答案。之后我还是按时去那个小小的书店,无比地期待可以在那里遇到花海风,可是总是看不到她了。难道她已经一个人去看大海了吗?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渔夫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