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下的爱

末日来临谁守候西方唯一的灿烂晶莹的鲜血被无情的恒星抽干人们洒脱地倒下以为接受了一场灵魂的洗礼最后一刻展示自己完美的英姿并不断强调活着的意义抛却空洞的躯体我们彼此看不见对方的面容我们的思想以最亲密的柔情融合在一起我们的灵魂拥抱缠绕激动不已我们开始用最清晰的关切理解对方天黑下来的时候我终于忍受不住我拼命的想念你和你常用的语言你在远处在远处我看不到的地方平静地构画我的形象……那些可怜的人群傲慢地高声吟唱召唤末日的来临但我已无能为力我只能在末日来临以前张开手臂渴望把你掩藏在怀里用我的血肉之躯将末日的恐惧与你彻底的隔离我看着你恬静地睡去在我周围血色的死亡那曾经是每个人都毫不在意的预言末日之光不断吞噬着无助的生命我的呼吸慢慢地停顿脱离肉体超越自我的道路是多么的痛苦和漫长我为你承受巨大苦难走向死亡时的心情是多么的依恋和甜蜜你是这个季节唯一的幸存者我是你身边唯一的守候我在离你很近的地方静静的望着你你看不到我我的心跳再不能显现我死亡前的活力你也感觉不到我的体温我体内的热量渐渐地冷却我静静的望着你眼中蕴涵了几个世纪的思念……即使我的灵魂再也找不到肉体的依托我必不气馁我将在另一个充满苦难的地方塑造你的形象我会以你描绘得深刻内涵这当然都是一些很好的想法熊熊燃烧的太阳使所有生动的物体渐渐地走向终结痛苦是多么的让人心碎肉体在烈焰中欢快的燃烧我的身体变得透明而有光泽并且不停地变换着方向这是当时最后的火焰我听见自己燃烧时的声音像在谱写优美的乐章最后的史诗刻骨铭心的疼痛让我在痉挛中我不停地旋转不停地翻滚不停地我一直想着你的模样这是抗拒痛苦的唯一方法我的体内已没有太多的水份我正慢慢地干枯我哆嗦着一遍又一遍呼唤你的名字我能用燃烧换回你的爱吗你拖着疲惫的身躯倔强地找到我你看我双掌和十再次坚定地踏入火焰你的眼中溢满关切的泪水你静静地注视着我在痉挛中随火焰腾空我的躯体支离破碎铮铮作响你的心终于开始痛了……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看看你自己的尊容吧,他说,你这个吓人的诗人!

笔,阴森森的钢。

我记不住事情。我只记得思想和感触。

树林的阴影默默无声地在宁静的晨空中游动,从楼梯口移向他正眺望的大海。水面如镜,从岸边一直向外延伸,在轻捷的光脚的踢动下泛着白色。朦胧海洋的白色酥胸。交缠的重音节,成双成对。一只手在拔弄竖琴,琴弦交错着共发和音。白色波浪般交合的词句,在朦胧的海潮上闪闪发光。

一大片云缓缓移来,渐渐将太阳完全遮住,将海湾投入深绿色的阴影中,一大盆苦水,卧在他的脚下。

爱的奥秘叫人心酸。

幽灵的欢乐,收藏起来,带着麝香味儿。

往事的情景围攻着他的苦忆的思绪。

她那呆滞的目光从死亡中凝视着,要动摇我的灵魂,要使它屈服。

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要把我按下去。

四个金光闪闪的元首。四个全能的元首。

我已成另一个人,但又仍是同一个人。

在这明亮而沉默的一瞬间,斯蒂汾看到了自己的形象。

织风的人,织吧。

孩子的茫茫然的脸转过去问白茫茫的窗户。

我听到整个空间的毁灭,玻璃稀里哗啦地砸碎,砖瓦纷纷倒塌,而时间则成了惨淡无光的最后一道火焰。

呼吸中也带着红茶和果酱的甜香味,手臂上的镯子在挣扎中发出吃吃的笑声。

今天晚上放杯痛饮、神聊,妙语如剑,可以刺透他罩在思想外面的锃亮的甲胄。

而在我头脑中的暗处,却是一条底层世界的懒虫,它不愿动弹,怕亮光,慢慢地挪动着龙一般的带麟的躯体,思想是关于思想的思想。宁静的明亮。灵魂的某种意义说来就是全部的存在:灵魂是形态的形态。突如其来的、巨大的、白炽的宁静:形态的形态。

将属于凯撒的交给凯撒,将属于上帝的交给上帝。

肉体与灵魂,血液与创伤。

白血球略有问题。全体肃静!

金口的人。

黑夜在这野外,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在一起,还老说胡话······

诗人的鼻涕布。

鼻涕清的大海。使人阴囊紧缩的大海。

一阵痛苦,一种还不是爱情的痛苦,在折磨着他的心。

他的目光越过自己的褴褛衣袖望着海,刚才被旁边那个营养充足的嗓音赞为伟大而温柔的母亲的大海。海湾的边缘和海平线相接而形成一个大圆环,环内装着一大盆暗绿色的液体。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末日下的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