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胸怀

《母亲的胸怀》三百六°

小区里的一段步行道被封了,被翘起的地砖像失败了的俄罗斯方块凌乱的铺了一地。我绕了一个礼拜的远路后,这条小路又通了。

天边隆隆黑云起,门前房屋风扫地;风前预示要下雨,云压气流气压低。远处雷声隆隆起,黑云滚滚来奔袭;霹雷一声电闪鸣,空中闪烁闷雷急。

小路由原来的青砖变成了红砖,还用黄色的砖头做了边框。从视觉上看更醒目了,更漂亮了。只是想不通,原来的青砖好好的,为什么要挖掉呢?蜿蜒的小路连接了小区里的各幢大楼,每条小路都是由青色的砖头铺成的,难道以后所有的青砖都要换成红砖?那得费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

风和雨呀你别急,我和女儿在露地;待我一会铺好地,铺完道路你下雨。一位少妇蹲在地,手拿砖头把路砌;房屋门前是泥地,坑坑洼洼全是泥。

城市里挖来挖去太常见了,也许是为了铺设管道,也许是为了增加线路,也许是为了更美观…现代的地砖太容易得,也太容易被丢弃,它只不过是被踩的地砖而已。在没有地砖的时候,路是被踩出来的,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

天要下雨心里急,大雨就要降到地;脚踩泥土和稀泥,怕把泥土带屋里。大的砖头填坑平,小的砖头补缝地;大小排列塞满地,一块一块铺仔细。

记得年初去广西出差,天气晴朗,从飞机上看,蜿蜒的道路把田地分隔开。硬邦邦的路和绿油油的田地相互映衬真是漂亮。飞机落地后,我才发现那些阳光下发光的路,全是黄土啊。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光溜溜的黄土路了,记得还是很小的时候,老家门前的路也是一条这样的土路。等每年稻子被割了,会在田间挖些土坯,摞在路边上,风干后,可以用来当砖头用。

女娃站在旁边立,打着雨伞罩自己;看着妈妈在出力,看着妈妈在铺地。老天爷呀别下雨,我的妈妈在铺地;妈妈妈妈你别急,我在这里陪着你。

家里的房屋都是砖结构了,以前门前有个小屋,是我还没有出生之前的老房子。老房子的框架也是砖结构的,中间有一堵隔墙,就是拿这种土坯摞起来的。就得很小的时候,在隔墙的另一边养着猪。猪吃饱了没事干,经常拱土坯墙玩。印象中,厚厚的土坯墙被拱了一个很大的洞。

一身白衣不在惜,弯腰弓背向前移;红砖铺地好几米,幸幸苦苦有成绩。咣当一声砖落地,只见少妇手扬起;庝痛出现在眼里,血流指尖洒满地。

现在老屋不在啦,在老屋上建的新屋也要被拆啦。土坯墙早倒啦,很快连个怀念土坯墙的地方也没有啦。脚下的砖哦,挖了铺,铺了挖,没有人会去记得这一方道路上,曾经铺过几层不一样的砖。

站起身来脚跺地,把住手指手破皮;咬住牙关屏呼吸,血流不止染红衣。放手一搏没关系,继续铺路志不移;眼泪含在眼圈里,就是强忍不落地。

2017.7.3风飘啊飘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母亲的胸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