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大为 于惊雷中听无声

刚刚过去的2007年几乎是在一串令人晕眩的事件和一片沸腾的欢呼声中结束的。艺术市场不仅没有出现盛传已久的跌落,而且正踏着拍卖行的舞步飘向云端。由此,全世界的聪明人对中国当代艺术趋之若鹜,各国报刊杂志充斥着有关中国艺术的报道,全球的大小画廊、美术馆、收藏家都争先恐后地扑向中国,不计成本地把他们的金钱撒向中国的土地。中国的富人们也不甘示弱,他们纷纷以实际行动投入这一洪流中。总之,2007年的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空前的大好。  中国评论家发表评论,我们中国艺术终于可以“平视”西方当代艺术了!  然而,只要我们侧耳细听,这一片嘈杂声中多半是金钱和权利的碰撞声。  相比之下,艺术创作则度过了寂静的一年。之所以寂静,不仅是因为艺术创作鲜有令人难忘的杰作,艺术批评少有建树,也是因为社会、媒体、大众对创造的麻木。这种麻木使艺术的受众群失去对创造的敏感性,一切现象都被归类成经济现象而呈现出来。凡不能被转换成经济现象的艺术现象或者被遗忘,或者被当作一种新颖的赚钱策略来欣赏或批判。  舞台上的表演并不能代表一切。在艺术领域里,没有比数字规模更为虚假的信息了。艺术创作不能被减缩为一些数字,就如寂静不能被解读成雷声。要倾听寂静,必须调整我们的听觉,才能察觉在低频中所发生的一切。我们需要倾听的,是那些不能被概念归类的,不能等同于数字的现象;是那些发生在内心,发生在稍纵即逝的瞬间,是那些脱离实用目的的创造快感。  2007年艺术的寂静,是每人心中的悟性。在寂静中才能倾听寂静,用悟性才能解读悟性。我坚信,中国当代艺术的希望不是在喧嚣的雷声中得以壮大,而是通过无声的寂静走向未来。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摄影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费大为 于惊雷中听无声